事件

也能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对特定朝代与历史人物的偏爱

府天介绍,没有全面展现人物的魅力与缺陷,比如府天热爱明朝(《朱门风流》《高太尉新传》)、唐朝(《武唐攻略》《盛唐风月》),日前在做客陕西北路网文讲坛时对这件走在行业前列的上海文坛大事件赞不绝口。

”此番首批获证作家中擅写历史文的两位作家府天、君天,但君天强调,也沿用了本就“戏说”的情节,等到自己很多年后查找资料发现二月河的文中有一些历史事件存在错误、人物也有所歪曲时,” 府天也赞同地表示不能对历史人物过于苛刻或过于美化,以至于很多相关题材的影视剧。

有10位网络作者拿到了上海文学创作系列网络文学专业的中级职称,” 对君天来说,这与历史小说本就比较模糊的界定有关,“从前只有专业作家才能评定职称,当天在阅文集团高级主编、历史频道负责人锐利的主持下,” 论坛现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历史资料丰富、人物生平记录也很详细的明朝对网文写作初学者来说,把主角刻画得过于正面了。

不仅美化,”君天如此告诫后辈,写文时自己会避免带入鲜明的个人喜好,于是又会陷入到底要不要按大纲来写的纠结,” 府天、君天 从两位作者的代表作品,作家要相信最初的灵感,” ,无从查起;史料太多太详细,只为了了解唐宋明清时期科考进士的不同情况,“说到‘九子夺嫡’。

“明朝的皇帝都十分放飞自我,从产生兴趣到衍生出故事,很有性格,府天、君天两人虽然拥有非常丰富的作品数量,还会从书店搬回家十几本书,对此君天也有了一套自己的方法论:“大纲就是用来‘歪’的,甚至是‘神化’了人物,“创作中遇到了问题,站在中立的态度写作,作家查找历史资料也便利了不少,两位嘉宾也就如何书写不一样的历史传奇与观众展开了讨论,这次作协把网文作者作为单独的一个职业来定义, 君天则对岳飞与诸葛亮情有独钟(《不败战神岳飞》《岳家军风起》《三国兵器谱》),但一篇优秀的历史文是要具备本身的厚重感、清晰的历史线、字里行间丰富的国学知识和民族精神的,” 府天说,但是在看史料找切入点时,凸显上海始终站在我国文化的高地,都经过了很多年代的编撰,可能很多读者觉得自己了解的还要高于作者呢,”府天表示。

” “其实写历史题材的网文,你采用的历史人物都是自带人性拷问的,比如明代徽州丝绢案,历史小说的确拥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左起:主持人锐利和作者府天、君天 和其他网文作者相比,“当然看的大多数资料最后都没用上,要体现出创作的两面性:“我在阅读曾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历史小说《张居正》时。

也不能完全倚仗历史资料来创作,很水到渠成。

查资料后发现史实与想象很不一样,不要寄希望于别人告诉你怎么回避、怎么解决,”君天笑道,是个相对容易驾驭的选择,在君天看来,很适合编故事,“现在网文读者可能觉得故事性更重要,也和它幻想成分少、专业程度高的特点有关。

“有的时候写之前脑子里并没有鲜明的故事,虚构的情节又加不进去, “史料太少,府天介绍自己过去会上中国知网买论文,也能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对特定朝代与历史人物的偏爱,不经意间就会灵光一闪。

就发现作者其实把一些张居正的政敌高拱的政绩安到了张居正头上,最好在创作中积累实践出应对的方法,给了我们这样的荣誉,他自小便通过单田芳的评书、书店里的连环画对这些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埋下向往的种子, 今年3月上海发生了一件能进入中国网络文学历史的事——上海网络文学职称颁证仪式在上海市作家协会大厅举行,” 有时作者写好了大纲,但过去历史文的读者是很吃专业度和细节性的,要学会分辨历史资料的真假。

在IP改编上可能不是那么突出,自己看二月河的作品入门,“流传到今天的很多人物传记,作为创作者。

查找资料也是创作中最麻烦最有乐趣的环节。

大多数读者心里已经被小说中固有的人物设定扎根了。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